微博@荒歌訣,一個覺得人很複雜又懶癌末期的怪人。
感謝喜歡與評論互動,lft主更新全職
plurk:frostchord0820

 

周葉《鳴弦》01

10/25灣家全職only首販,印量調查這邊請→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VMlo-as0Buf88NlKFZlcc3_Qxkth5QhyPVMZQECsFh4/viewform


通販部分暫定場次結束後開始處理並調查數量。
--------------------------------------------------------------------


近年來搖滾樂團發展迅速,樂手們在台上綻放光芒,或許有人夢想成為那萬眾矚目的焦點,或許只是純粹對音樂的喜愛讓他們踏入這個世界。
十幾歲的小吉他手被邀請入團成為最有力候補之後,每次隨隊觀賽或者觀摩都喜歡躲在角落看著那未曾出現在舞台上過的慵懶身影,無論是他的演奏技巧或是他說來鼓勵後輩們的話都讓男孩覺得世界上不會有更好的樂手了,同時一個男孩說不清的感情和一個有點奇怪的問題在內心萌芽──
前輩、我可以喜歡你嗎?





第九屆榮耀聯盟職業樂團競賽結束,各樂團迎來了為期三個月的夏休期。
「副隊,你說團長是不是跟誰結仇啊?」
「杜明你說什麼?」
輪回樂團在夏休期的某一天相約聚餐,在等餐點的期間編曲杜明和副團長兼貝斯手江波濤在閒聊時前者突然問了那麼一句讓後者稍微錯愕了下。
杜明身為編曲家有較為細膩的心思,很多時候都能看出團員們的心事,江波濤倒也不會懷疑他。可是周澤楷跟別人結仇什麼得太過了。
果然戀愛會讓人變傻嗎?
江波濤決定先看看杜明還能不能救再依情況看是否要關懷一下自家團長。
「杜明,你說團長和誰結仇是怎麼回事?」江波濤問。
「團長最近都超時練習啊!這不要手的練法不是跟誰結仇是什麼!」
聽到杜明這麼說江波濤突然覺得事情有點嚴重,這不是聊聊人生就可以解決的問題。手可是樂手的生命,十分自律的樂手如輪回沉默的團長兼吉他手周澤楷會盡力避免超時練習這種看似沒什麼事實上卻十分傷手的事,在理應讓自己適當休息的夏休期超時練習可不是好現象。
江波濤拍了拍杜明的肩膀──一是要他別擔心二是欣慰他還能救、三是幸好杜明夏休期時和周澤楷一同待在輪回公司提供的宿舍──然後他和方明華換了位置坐到周澤楷旁邊,嘴裡叼著一塊剛送上的糖醋排骨的周澤楷朝著他點點頭後細嚼慢嚥的將嘴裡的肉吞下去,見江波濤還看著他便投以疑惑的眼神,前者笑了笑,開口:「小周最近有心事嗎?杜明說你最近都超時練習。」
周澤楷垂下眼,輕輕地說了聲對不起。
「不是在怪你,只是想知道什麼是讓你超時練習。」江波濤說道。接著他隨著周澤楷的目光轉移看到牆上電視,周澤楷語翻譯技能點滿的輪迴副團長覺得接收到的信息量過大有點心塞。
電視上播放的是興欣樂團在本屆挑戰賽奪冠的消息,剛才鏡頭給了神秘了八年的傳奇樂手葉秋──現在應該稱之為葉修──一個大特寫,周澤楷像是在總決賽的舞台上表演一樣認真地看著那幕。
江波濤深呼吸好幾次,等自己頭腦清楚了些才開始整理方才從自家團長身上接收到的訊息。
周澤楷看著葉修的特寫這究竟幾個意思?
之前葉修還待在嘉世的時候不知為何只在後台演奏,周澤楷總是躲在經由團裡前輩推算出來、在隱密與好視角間取得最佳平衡的完美角落看著葉修演奏,依照周澤楷的表情來看應該不是結仇。
腦殘粉?
江波濤不排除這可能,畢竟周澤楷的樂器和嘉世時期的葉修相同……
該不會是想轉型吧!?
在江波濤心裡糾結該不該找時間和自家團長認真談一下人生的同時周澤楷倒是沒想那麼多,他只想著前輩回來了真好。
這樣又可以繼續看著前輩的演出了。周澤楷心裡高興地想著。超時練習是為了讓自己能夠早日像自己的信仰那樣的演奏,這點他沒有告訴任何人。

评论
热度(25)
Top

© 絃聲不曾為君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