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荒歌訣,一個覺得人很複雜又懶癌末期的怪人。
感謝喜歡與評論互動,lft主更新全職
plurk:frostchord0820

 

【周葉】鳴弦 03

10/25灣家全職only首販,印量調查這邊請→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VMlo-as0Buf88NlKFZlcc3_Qxkth5QhyPVMZQECsFh4/viewform

 

通販部分暫定場次結束後開始處理並調查數量。
--------------------------------------------------------------------

細微的腳步聲傳來,葉修隨意往旁一轉頭就看見輪回樂團的當家吉他手兼團長直挺挺地站在那,向來靦腆的俊臉此時帶著幾分尷尬而紅了一些。周澤楷原本以為他的腳步輕到足以不讓葉修發現,沒想到他還是低估了葉修耳朵的靈敏度。

不得不說穿著風衣、帶著銀框平光眼鏡的周澤楷確實挺養眼的。

「喲小周。」葉修用拿著菸的手朝周澤楷揮了揮,「你不是來抽菸的吧?要是連你都抽菸我看輪回經理會哭死吧哈!」

周澤楷搖頭,然後直勾勾的看著葉修,後者被這樣盯著菸抽得也不愜意,於是葉修開口問怎麼了做啥一直看著他。

只見周澤楷支支吾吾也講不出完整的句子,雖然早就這後輩的語言組織能力趨近於零,沒想到這些年居然往負發展了嗎?

「小周啊,你看這時間咱們是不是該回去看分組名單了?」葉修指著對面大樓上顯示的電子鐘,一點四十七分,還有十三分鐘公布對戰結果,兩人從這走回各自樂團的選手席也差不多了。葉修說完便逕自走進會場,走過周澤楷旁邊時拍了下他的肩膀,說:「有什麼話想說晚上來我住的賓館,慢慢想啊!」然後他把菸捻熄丟進垃圾桶,揮揮手進門。周澤楷在原地呆了幾秒,然後露出據說會殺死全場粉絲的笑容。

──可以,找前輩。

目前呼聲最高的第一樂手滿心歡喜地回到自家樂團的選手席,才一踏入入口就被一群面帶擔心的隊友們包圍,周澤楷不解地看向站在包圍網外的江波濤,後者一如往常準確地接收到他的訊息後開口為他解答:「你剛才出去沒有告訴大家你去哪兒,大家都很擔心。」

剛才看到葉修離開就跑出去的周澤楷愣了一楞,「抱歉……」他說。

「團長不用道歉啦!」「對啊對啊人都會想出去走走的嘛!」「誰說,杜明剛才還在瞻仰女神美貌呢!」「喂喂喂!」

眾人笑,杜明喜歡興欣的第二位編曲兼候補鍵盤手唐柔這是司馬昭之心了,事主知不知道是一回事、接不接受杜明的心意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知道這事的人都為杜明的單戀點一排蠟,除了某樂團的團長外。周澤楷合群的笑了幾聲,轉頭看向興欣選手席,葉修正和魏琛方銳拌嘴,樂團界第一美人蘇沐橙在葉修旁邊笑著,注意到周澤楷的視線還轉過來對他揮手,湊在葉修耳邊不知說了什麼被葉修輕敲了腦袋。

周澤楷看著兩人如兄妹般的互動有些忌妒、應該說是羨慕。

「小周?」

「沒事。」

 

興欣樂團這邊,蘇沐橙不知道為什麼從剛才就笑得很開心,就算葉修問了這妹子還是擺擺手說沒事然後繼續笑。

沒事才有鬼。

葉修有一種妹妹長大了哥哥就不懂的感慨。

 

兩點整一到,作為比賽場的舞台上的大螢幕便顯示出對戰表,全場譁然。

第十賽季常規賽第一場,興欣主場迎戰輪回樂團。

 

所謂的常規賽是指二十支樂團一同參加的比賽,以亂數方式分組,最終每個樂團都會和其他十九個樂團碰上的,一個完整的賽程分為三場個人賽及一場團隊賽,個人賽樂器除了鼓以外皆可,畢竟鼓是偏向輔助整個團隊的樂器,擺在個人賽中是幾分無趣的。團隊賽就是整團上場了,人數上限為五人,行賽前登記,每項樂器可設置一個候補,若是比賽當天正式選手出了什麼事的話就讓候補選手上台。樂曲部分則是使用主辦方提供的曲子——畢竟比賽是每個禮拜一場,如果每場都得樂團自己準備的話,難保肯參加這比賽的編曲人數會像現在這麼多——計分的方式則是個人賽每場兩分、平手則一人一分,團隊賽六分總計十二分,計分方式為現場投票及電腦的技術含量統計。

兩點整,會場上的大螢幕已經顯示出第一輪比賽的分組名單。葉修看著分組結果只是一挑眉,待主持人宣布閉幕後便率著興欣眾離去。

 

比賽是兩個星期後,曲子在離場前就已經發送給各樂團,於是陳果借了賓館的練習室打算讓樂手們放鬆幾天又不會太過散漫。回到賓館後興欣團長大手一揮宣布今天不用練習要眾人好好調整心情迎接接下來只會更加緊湊的訓練。明早羅輯、唐柔要和葉修一起改曲——大多數樂團會以聯盟提供的樂曲為基礎改編到最適合樂團本身的風格——下午用電腦編曲系統播放確認完畢後就開始練習。表示沒問題的眾人就地解散自由活動去了,葉修想了想沒事做便道蘇沐橙房間陪妹妹看電視劇,難得是葉修覺得正常的劇情——至少不是他都倒背如流的狗血劇情。

一集結束之後蘇沐橙打了個呵欠,湊到葉修懷裡撒嬌的蹭了蹭,又想起自己自從出道之後就再也沒像葉修撒嬌過於是多蹭了幾下,接著她問著:「你覺得千玄好嗎?」

葉修摸了摸寶貝妹妹的頭髮,回答他做的樂器哪樣不好,聯盟第一美女笑出聲來,「也是。」她說,

只要是手工樂器都會有一個名字,如葉修的Keyboard叫千玄、蘇沐橙的爵士鼓則是吞日,另外葉修在嘉世時使用的電吉他名為卻邪,這三件樂器皆出自於他們曾向陳果提及的少年、蘇沐秋的雙手。

评论
热度(23)
Top

© 絃聲不曾為君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