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荒歌訣,一個覺得人很複雜又懶癌末期的怪人。
感謝喜歡與評論互動,lft主更新全職
plurk:frostchord0820

 

【韓葉】陰魂不散

怎麼講呢,韓文清和葉修這兩個名字一傳入他人耳中就變得像禁忌似的,有人會很熱血的一腳踩上桌面,大喊韓隊幹死他;有人會很理性的分析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像外人所想像的那般充滿火藥味;還有一部分的人、妹子居多,會一臉幸福貌的講相愛相殺不能再萌之類謎一般的話語。

 

至於本人是如何解讀他們之間的淵源?

 

葉修做了十足偽裝窩在機場角落,腳邊擱著一個大旅行箱,內容物只不過是榮耀專用讀卡機、幾張帳號卡、購物清單和幾套換洗衣物--其餘的空間是專門留給興欣的妹子們託他買的一些當地特產的--兩個賽季前退役,現在兼任國家隊領隊的興欣技術指導掏出打火機的一瞬,叼在嘴上的菸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被抽走,葉修順著那兩隻骨節分明的手指看過去,一張足以讓路邊警察在想帶人回警局的同時不禁掏出自己錢包的兇惡臉龐正瞪著自己,他笑了笑也沒有把菸搶回去的意思,只是跟著提起自己箱子的韓文清走向停車場。

「老韓,這麼大個機場你怎麼每次都能找到哥?」

「我樂意。」

葉修咯咯咯笑個沒形,韓文清走在前頭也沒有回頭問他到底在笑什麼,只不過他的嘴角也勾起難以察覺的弧度。

 

很多人都說他們不像一般的情侶先有場轟轟烈烈的戀情再進入老夫老妻模式而是直接進入老夫老妻模式,他們對此並無什麼意見,葉領隊表示都奔三的男人了還要啥轟轟烈烈的愛情,霸圖十年隊長一如既往的表示無聊。

很多話不說出口卻彼此明白,他們之間的默契就是如此的不可理喻。

 

回到兩人的家,韓文清頭一件事便是把人趕進浴室,等到葉修從浴室出來後又把人趕到床上。

「嘖嘖,老韓你這迫不及待哥壓力山大。」

「閉嘴。」韓文清皺起眉,肅殺的神色又添增幾分凶狠,「休息。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又通宵刷副本。」

待葉修終於聽話閉上雙眼後,韓文清便開始整理葉修帶來的行李,他把幾套衣服掛進衣櫥,原本裡面也是有幾套屬於葉修的衣服,不過葉修似乎是習慣性的只要出遠門就會帶上衣物之類旅行必備的物品他也就沒說什麼;讀卡機和帳號卡被擺到位於客廳與廚房間的桌機前,桌機是專門為葉修買的,韓文清在家裡偶爾也會開小號虐個菜,可機率低到他覺得用筆記本就足以應付,相對於葉修這種一日不榮耀便覺面目可憎的程度簡直小巫見大巫。回到房間往旅行箱裡一瞧,被壓在最下頭的紙寫了一些字,全是Q市的特產,韓文清在腦中規劃一下路線,準備挑一天帶葉修去買順帶看看風景,更重要的是他絕不會讓葉修在Q市的這幾天都我在電腦前不出門,這樣有違霸圖的養身概念。

 

 

葉修醒來的時候已經有一桌色香味俱全的晚餐在等著他,基於葉修的家教和韓文清的良好習慣他們吃了頓無聲的晚餐,收拾好碗盤他們便轉移到客廳看電視,遙控器在葉修手上按呀按的不停轉換著頻道,韓文清倒也沒什麼想看的就隨他轉去,最後電視定在電競頻道,播放的正是上一場藍雨主場迎戰輪回的團隊賽,流雲的站位在夜雨聲煩潛伏的期間不僅能保護到索克薩爾也能適時的進行攻擊,從站位就能看出盧瀚文成長得不少。

「嘖嘖藍雨這小鬼進步不少,老韓叫你家那幾個悠著點啊,人家可是還有十多年可以在這場上叱吒風雲。」

「霸圖不需要你擔心。」

葉修呵呵兩聲沒有接著噴垃圾話,韓文清看了他一眼,開口:「不服老了?」

「不服老的是你吧老韓!哥都退役還帶中國隊出國兩次了你還沒退役!」葉修驚恐,論不服老誰比得過眼前這雖有些狀態下滑卻一如既往的老將?

韓文清冷哼一聲不予置評,接著像想到什麼似的說道:「後天出門買清單上的東西。」

「隨你,別跑太遠就行。」

「再遠也不會讓你丟了。」

「……老韓,我有說過你有時真的陰魂不散嗎?」

「你以為你好到哪去?」


评论(1)
热度(36)
Top

© 絃聲不曾為君絕 | Powered by LOFTER